首页 »

申花外迁:朱的局?

2019/9/8 18:15:05

申花外迁:朱的局?

 

2013年12月10日,是上海申花俱乐部成立20周年。但是,这家中国最老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如今却面临着“申花去哪儿”的动荡。最近,有关申花搬迁的传闻再起,令无数铁杆拥趸心寒。

 

不少上海球迷不禁连连发问:申花为什么要搬?申花究竟会不会离开上海?

 

无法外迁  没有悬念

 

申花搬迁的故事,有点像狼来了,喊多了,人们也就没感觉了。但是,不管从申花的内部情况,还是上海体育职能部门乃至更高层的外部态度,都决定了申花搬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尽管申花一直吵着闹着要搬迁,但根据中超准入规则等相关法规,申花如果执意要迁往昆明,需满足多重条件。

 

首先,申花要注销掉俱乐部在上海工商管理部门注册的公司。果真如此,意味着投资人朱骏“无条件投降”,他再无博弈的砝码。

 

其次,申花所有股东单位成员对主场搬迁必须态度一致,投票通过。

 

2007年申花增资扩股,朱骏掌握了申花足球俱乐部28.5%的股份。同时,在有关人士的牵线搭桥下,他出资400万元,拿下了申花品牌50年的使用权,由此朱骏掌握申花足球俱乐部的经营权。

 

然而,上海广电集团(SVA)、上海文广集团、上海电气集团、上海黄浦国资委、上海广电信息公司等5家国有企业,拥有上海申花联盛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71.5%的股份。作为申花足球俱乐部投资人的朱骏,只拥有28.5%的股份。

 

在申花离开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上,5家国有股东不可能犯低级错误。

 

最后,申花必须了结俱乐部在上海的相关债务。

 

今年年初,申花购买了上海东亚俱乐部两名球员,打包价格为700万元。但从一开始就打了白条,700万元拖欠至今。

 

同时,上赛季在引进德罗巴后,由于无力支付德罗巴的天价薪水,朱骏曾向银行申请到6000万元的贷款,用来给魔兽发工资,当时贷款担保方为上海市体育局。如今利滚利的债务,已经接近7000万元。

 

朱骏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知名的网络游戏运营商九城公司的董事长。九城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但近3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去年公司更开始大面积裁员。能否短期拿出7700万的现金流,更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更关键的是,上海市足协、上海的体育职能部门,几乎完全可以决定申花到底能不能走。

 

明年1月15日,是各地方足协在中国足协注册的截止日,申花注册的主导权由上海足协掌握。理论上来说,就算申花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要上海足协不开具“同意转出函”,按照现有中超的游戏规则,申花一样走不了。

 

当然,申花留在上海最大的底气,来自更高层面的鲜明态度:上海申花肯定不能走,也绝对不会走。

 

搬迁是假 讨钱是真

 

既然搬迁的可能性几乎是零,申花为何一再耍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呢?

 

在申花搬迁主场的背后,其实是一场利益的博弈。申花希望得到上海有关方面更多真金白银的支持,希望讨到更多赞助,这才是终极目的。

 

朱骏是一个商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他同时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商人,甚至是一个非常善于偷换概念的滑头。不管是拖欠徐根宝700万元的队员转会费,还是有关方面担保的6000万元贷款,朱骏现在都不愿及时结清。

 

朱骏有他的理由。私底下,他曾告诉朋友,徐根宝任主席的东亚俱乐部上港集团队,今年获得了上港集团、浦发银行等多家国有企业约7500万元的大额赞助,凭什么不给申花赞助,申花还有五大国有股东呢?

 

他还觉得,拖欠徐根宝700万元也有理由,徐根宝培养这些球员花的是国家的钱,申花也是上海的,凭什么要他来买单?

 

那么,申花在上海滩是否真的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弃儿?答案是否定的,政府职能部门对于申花的支持力度,在沪上三支球队里,还是最大的。

 

比如,当年朱骏拖欠主场虹口足球场多年的租金,理由是虹口提供的服务不够好。在申花俱乐部的建议下,上海市足协特别推荐胡康健进入申花管理层,这也是申花和体育局共同委派的总经理人选。胡康健上任后给申花的第一份大礼,就是减免去了此前拖欠的场地租金,因为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虹口足球场的前任场长。

 

再比如,申花得以购买徐根宝麾下的两名大将,尤其让徐忍痛割爱大将柏佳骏,关键是上海体育局担当老娘舅,并作为700万白条的担保方。

 

一名知情人士坦言,朱骏原本在沪上三骏的竞争中占据最大优势。他一度有机会和沪上国有大企业的老总们走得很近,但他不按常理出牌的处世态度,导致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这名人士坦言,“如果他不是那么一直胡来,徐根宝的7500万赞助,或许也都是他的。”

 

回头来看,申花在搬迁昆明的申请中,多次强调有一家神秘企业愿意赞助3000万元。一名圈内人士分析,这或许是朱骏希望政府出资买单,挽留申花留在上海的“起步费”。

 

失去魔兽 成分水岭

 

这几年,朱骏和申花似乎成了负面新闻的代名词。11月,土耳其媒体披露,国际足联已就1月德罗巴与上海申花之间的转会纠纷作出了索赔仲裁,判定申花将向德罗巴支付1200万欧元的赔款。

 

此前,俱乐部财务危机的苗头多次出现,球队内部多次出现本土球员和外援欠薪的风波。赛季中期,更有多名南美外援因欠薪而集体罢赛。

 

事实上,朱骏不是没有风光过,也不是没有豪迈地投入过,一切都以2009年第九城市失去《魔兽世界》游戏的代理权为界。

 

朱骏时代的申花,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朱骏对申花的投入,按照当初增资扩股入股申花时,三年不少于1.5亿投入的约定,球队仍然维持着“豪门”的形象,2008赛季申花还险些联赛夺冠。朱骏私下曾对笔者表示,“恒大模式有什么稀奇,我搞申花一开始不就是恒大模式?”

 

第二阶段则始于2009赛季下半程,球队开始甩卖主力,投入也逐渐减少。随着朱骏与申花国企股东突起的纷争,俱乐部财务危机的苗头也浮出水面,球队内部更是发生了诸多与欠薪有关的风波。2012赛季,申花下重注引进德罗巴和阿内尔卡两位巨星,最终成了朱骏彻底不愿继续投入的分水岭。

 

既然资金出现了问题,朱骏为何要在2012赛季,引进德罗巴和阿内尔卡两个天价外援?

 

有外界评论认为,“回头再看,大家才看懂,原来朱骏利用两个天价外援做了个局,朱骏把自己的股权和申花俱乐部、球迷、国资股东、上海市政府都绑在一条船上进行最后的博弈”。

 

然而,笔者认为这个观点过于强调阴谋论,朱骏对于足球还是有着发自内心的喜爱。起码只要在上海,一周踢两场球是他雷打不动的活动安排。导致申花危机的,还是朱骏的主业出现了问题,在电光火石的网游市场,他误判了整个业态的形势发展。

 

成也网游,败也网游。朱骏在2007年敢于蛇吞象吃下申花俱乐部,是因为九城有“魔兽游戏”这个赚钱机器。这一全球最风靡的游戏,几乎让他坐地收钱。失去魔兽后,朱骏一直想打造自己的魔兽,他也重金布局了“行星边际”和“火瀑”等。

 

“朱骏当时认为,新网游的推出,将为公司带来每年数亿的现金收入。”有知情人说,“如果真那样,德罗巴这点投入就不算什么了,但朱骏却判断失误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崛起,传统网游已成明日黄花,再也不会有人像过去那样约定时间围坐在屏幕前集体打怪兽,利用碎片化时间的移动互联游戏才有更好的前景。

 

朱骏重金打造的新游戏并未达到预期的市场效果,九城逆转失败,这也直接导致了申花搬迁传闻的出现。对现在的申花和朱骏来说,3000万元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放在2007年,这点钱或许入不了朱骏的眼。

 

未来结局  三大猜想

 

不出意外,申花还是将留在上海。但这家历史悠久的俱乐部,未来究竟何去何从?

 

从理论来分析,无非是以下三种情况:第一,朱骏如愿获得控股权,危机就此结束;第二,保持现有的股权比例,由五大国资股东出资维系俱乐部经营;第三,朱骏出局,上海市政府另谋接盘者。

 

从种种情况来看,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是一名铁杆球迷,上港集团去年和今年分别赞助徐根宝的球队4000万元。近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年初有关领导就曾向他询问,“有没有兴趣花1.5亿,买下申花?”

 

陈戌源介绍,当时他向领导的解释是:“上港集团是上市公司,收购一家足球俱乐部是一件大事,需要经过董事会和所有股民们的同意。相比之下,集团更愿意以赞助商的形式介入足球,让企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事实上,在恒大掀起足球狂潮后,上海房地产企业绿地集团,也有过接入足球接手申花的想法。今年7月,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走进北京大学,为北大学子分享了主题为“企业家该离政治有多远”的演讲。在随后的媒体采访环节,张玉良表示,愿意为满足社会的需要去发展足球产业——

 

“以前上海足球也搞得很好,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不够好,有的媒体说绿地是不是应该出来做球队。我是这样想的,之前有媒体问我,我说三个字,有可能。要看下一步,我们愿意为社会的需要去做。”

 

笔者了解到,绿地和申花并没有坐到一起有过实质性的接触。绿地的底线是支付朱骏1.5亿元收购其手中的股权,而朱骏的想法是必须股权和债务一起承担,由此双方没了坐下来详谈的基础。

 

不管如何,指望政府全为申花埋单并不现实,市场的问题必须由市场来解决。申花的未来,也必须市场来回答。或许正如一名球迷所言,“朱骏其实不容易,但他不符合申花的气质。朱骏离开之日,才是我再爱申花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