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们怀揣一夜暴富梦想进场炒ICO,未料被一夜套牢

2019/9/11 21:57:09

他们怀揣一夜暴富梦想进场炒ICO,未料被一夜套牢

币圈风声鹤唳,让多少暴富梦碎。

 

9月2日晚间,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宣布暂停ICOCOIN充值与交易业务。同日,一场在京举行的有官方背景的区块链论坛被紧急叫停。8月30日,ICO项目平台ICOINFO成为行业首家宣布暂停ICO业务的平台。

 

监管的声音不绝于耳。“ICO或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不排除一刀切的可能”、“监管层已经找ICO项目方约谈”…同时,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北京网贷协会都发布了ICO风险提示,称其扰乱了社会秩序并形成了较大的风险隐患。

虚拟货币集体下跌 来源:coinmarketcap

 

火爆的ICO市场,被突然袭来的暴风骤雨浇了一盆冷水,截至9月2日晚间,全球排名前十的虚拟货币集体下跌。一些想靠ICO暴富的投资者们,刚入场,就被套牢。

 

“嗜血”ICO

 

2013年Mastercoin(现更名为Omni)项目成功募集到5000枚比特币,从此区块链创业者们的头顶打开了一扇门——ICO。向公众发行自己的代币(token)便可拿到大家众筹的资金,不用再四处求VC机构:“投我,投我,投我!”

 

ICO(Initial Crypto-Token Offering),也称为首次公开发行代币,类似于股票市场IPO(首次公开募股)。ICO发行的不是股票而是代币(Token),发行方大都是区块链初创公司,以众筹的方式交换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加密货币”,以达到融资目的。资金用于项目方启动资金或实现项目由概念设计向现实转化。

 

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技术,解决信任等问题,充满了技术极客们对分布式世界的向往。而ICO代币价格的疯长,也诱使从业者们“蒙眼狂奔”。

 

量子链ICO第一天最高价格66.66元,涨幅33倍;公信宝从最初的“一股”几毛,翻了90多倍;小蚁币从5毛涨到超过300块;最夸张的Stratis,一年涨了1500倍…

 

7月,自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的”币圈“大佬李笑来,发起了名为PressOne的项目,在连白皮书(项目融资说明书)都没有的情况下,却融得了近2亿美元。6月初,火狐浏览器创始人带领的BAT项目在30秒内筹集了约合3500万美元的比特币。

 

轻轻松松就可以募集一笔巨款,并且由于新上代币市值较低,几百万的资金就可以成功“坐庄”,拉高币价吸引更多投资者入场。这样”野蛮的暴富“诱惑不少投机者加入,却有演变为“集资闹剧”的态势。

 

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独家获悉,此前某家宣称为工业区块链应用的团队进行ICO却连续三次推迟上线交易时间,项目负责人一度失联,上线交易推迟的原因竟是项目”护盘方“临时去操盘另一个ICO项目。

 

一位了解该项目的人士表示,这一团队就是南方常见的五金工厂,根本没有掌握做工业区块链技术能力,其白皮书所写的内容也存在夸大宣传。

 

ICO暴富狂欢的助攻者还有站台者和交易平台。交易平台云币网、ICOINFO的运营者老猫(代号)在其微信公众号发文称,“ICO疯狂对市场的影响,不仅仅表现在突然批量冒出大量的垃圾圈钱项目,甚至站台都能成为一种职业,据说某位大咖已经靠做各种ICO项目的顾问赚了 2 亿,而这笔钱,表面上看起来是项目方出的,最终却必然由小白用户买单 …… 2 周前听说某平台上线一个品种要收 500 到 1000 万,今天更是风闻某平台上线费用已经达到了 6000 万!?”

 

大妈、炒房团跑步入场

 

ICO的暴富梦,一度诱惑了不少散户投资者跑步入场。

 

7月下旬,上海暑意尚浓,来自武汉的李阿姨和同伴们一起到浦东的某高档酒店参加ICO“庙会”。“我来学习学习,看看哪些币值得买。”李阿姨告诉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她们退休没事干,原来炒黄金,现在在朋友带动下开始炒虚拟货币,用的都是零用钱。

 

但有些投资客并不是随便玩玩,李阿姨的同伴告诉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我并不是说按资产比例来炒币,我几乎把大部分钱都拿去炒币了。

 

该“庙会”遭到了上海浦东市场监督部门的突袭,并在半个月后被监管部门定为涉嫌虚假宣传。

 

“现在不炒房了,我2015年就开始炒XX币了,赚钱啊。”在近期的某次区块链峰会上,一位来自温州的张阿姨称。“每拉一个好友进来炒币,我也会有分红……”

 

这几位阿姨便是各路人马跑步进军炒币圈的缩影。如今从楼市、股市甚至股权投资转战币圈的投资者不在寥寥。此外,各路草根也都跃跃欲试,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所在的几个相关微信群里,职业身份五花八门,美容美发、卖保健品、卖瓷砖,甚至还有国企退休干部。

 

这一火爆现象与1985年投资者排长队抢购企业股票如出一辙。

 

有业内人士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ICO的火爆背后还有一个原因是,老百姓手里有大量的余钱却没有好的投资渠道。房地产处处受限制,股市也“一蹶不振”。

 

“这些新入场的都是韭菜,早晚会被收割。”一位2011年开始投资虚拟货币的老玩家曾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坦言。这两日,币价集体下跌,让这一判断提早实现。

 

心理异化

 

“别把我们跟那些做ICO的混在一起,很可惜,有一些人已经人性扭曲了,”一位区块链行业资深人士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坦露了担忧,身边不少之前专心研究区块链的朋友今年都去组团队做ICO了,对于从没有掌握过巨额财富的年轻人而言,在暴富机会前,人性很难战胜理智。

 

另一位区块链从业者也有些义愤填膺,“阿猫阿狗,懂不懂技术的人都来了,ICO竟然成了一件没有门槛的事情。踏实做技术的人少了,很多人将区块链简单等同于ICO,现在谈ICO色变,行业无疑被污名化了!”其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

 

市场上普遍声音认为,90%的ICO都是骗局。一位业内人士这样描述一个ICO骗子团队的标配:几个中国的程序员+几个老外程序员+一个数字货币圈子大佬站队+一个挖矿的老板+一个出身于P2P的市场营销人员。白皮书中没有明确写明资金的监管方式,以及项目进度表。

 

在如此喧嚣的市场环境中,也有部分区块链团队“坚守正道”。国内几家知名区块链团队负责人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明确表态,并没有做ICO的打算,即使有也会在监管落地之后。

 

虽然泥沙俱下,但对ICO也并不能全盘否定。其作为快速融资方式,同时又结合社区智慧共同治理,对投资者而言,好的项目也是绝佳的投资机会。

 

区块链联合发展组织发起人、点量金服CEO孔祥辉告诉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ICO 作为区块链生态内生的一种新型投融资方式介于VC和众筹之间。科技创新速度越来越快,对资金的需求也需及时,按照传统的VC,一番尽调、投委会流程下来,可能其他的团队已经在技术上取得了长足进展。而真正产业级的ICO将重构价值,提升流程和效率,促进实体产业的发展和转型。

 

“真正的ICO应该是通过种子用户和社区力量,汇聚小微资金背后的巨大智慧,协助项目方在‘愿景’和‘行动’间来回验证。”孔祥辉补充道。

 

量子链联合创始人帅初向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jwview)表示,ICO实际上给普通民众提供了一个投资高成长性企业的机会,这种形式还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