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734569

犹如仙境般的阿寒湖 渡边淳一笔下的殉情地

时间:2020-02-26 12:39:23 作者: 浏览量:6455

如今的徐悲鸿已经成为一个敬仰的名字。 中国最有名的大画家之一、美术教育大家、中央美术学院的老院长,画《奔马》著称,然而这些名称之后的徐悲鸿究竟怎样?近日举行的“纪念徐悲鸿诞辰120周年座谈会”则给了艺坛一次机会,再度走近徐悲鸿。 A面艺术家《奔马》、《徯我后》、《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作品如今已经成为中国美术史上不可或缺的经典之作。

然而,它们为何如此有名?徐悲鸿的艺术成就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和中央美院教授喻红的回答或许能解开我们的疑问。 开启“大画”先河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指出,徐悲鸿的《徯我后》、《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作品从形态上看,可以说是其对伦勃朗《夜巡》、籍里柯《梅杜萨之筏》、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等作品的致敬,“徐悲鸿曾被那些欧洲的经典大画所感动,称叹为‘不愧杰作’,但是,一旦自己经营巨构,他的关怀落到了大写的‘人’与中国的‘人生’上,从而为中国美术开启了‘大画’的先河。

”真正意义的“现代”20世纪前半叶中国社会现实的动荡和奋起反抗外来侵略的大潮使得那一代的艺术家、知识分子都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 在徐悲鸿的作品中则由衷地表现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感与悲天悯人情怀。

范迪安称,古往今来的很多画家也感喟世态与人生,他们的方式是将情怀寄托于避世的山水或孤寂的花鸟,然而徐悲鸿则通过塑造不屈不挠的民生群像,使中国美术第一次有了真正意义的“现代”作品。 徐悲鸿是经过新文化运动洗礼的一代艺术家,“现代”这个概念是所有人都会面临的问题。

范迪安指出,在徐悲鸿看来,“现代”已不单纯是一种美术样式的指称,而是关于美术本质的一种新的憧憬和构想。 “他探索的‘中西融合’艺术道路是以中国文化为本体,兼容外来艺术优长的创新实践。

”推动“现实主义”徐悲鸿在创作中承担起反映现实社会生活的历史责任,推动“现实主义”成为20世纪中国美术的主流。

中央美院教授喻红指出,当西方艺术思潮和艺术流派涌入中国艺坛后,当大家希望中国艺术多元化的时候,有人便开始讨论如果当年徐悲鸿从法国带回来的不是写实主义,而是印象派、野兽派或立体派,中国的艺术将会是怎样的?这样的问题也曾困扰过喻红。

但她在回溯徐悲鸿的人生和创作中找到了答案。

喻红指出,徐悲鸿选择了当时最科学最理性的现实主义道路,科学求真成为他后来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的核心。

但这并不意味着徐悲鸿排斥其他艺术门类。 事实上,徐悲鸿也早有预言,他曾说:“写实主义,足以治疗空洞浮乏之病,今已渐渐稳定。 此风再延长二十年,则新艺术基础乃固。

尔时将有各派挺起,大放灿烂之花。

”。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网民建言 曲江龙邸小区地暖不热 迟迟未解决
人民网评:病毒必须隔离,人心不能疏离
“首届新时代四川高校十大党建创新案例暨十大基层党组织”评选宣传推广活动网络专题--四川频道--人民网
多措并举稳预期,呈现一个稳健的“中国预期”
吉林工会千万资金保防疫 做疫情防控职工的“娘家人”
相关推荐
[2019我要上春晚]《蓝色印记》 表演:蓝印舞团
保障有序复工复产 万州北站每天始发7趟动车
希望我们所有人互相理解,早日战胜疫情
《律师来了》 20180930 收购玉米的风波买假农药遇执行难
(聚焦疫情防控)钟南山院士关于“潜伏期24天”的解读